必威官网>资讯中心>行业资讯> 正文

大连用一只鲍鱼开篇了中国水产的“水大鱼大”(图)

姜大为 
姜大为

    大连市水产研究所所长。从事渔业资源领域的管理与利用工作30多年,在渔业资源管理与开发利用方面取得卓越成绩并做出突出贡献。1994-1995年规模移植大连紫海胆获得了成功,为国内首创。主持完成的《黄条鰤捕捞技术及北方越冬养殖研究》,经专家鉴定属国内首创,达国际先进水平,且经济效益显著。出版的《中国北方海水鱼及海兽彩色图集》及《大连地区常见海洋经济鱼类挂图》,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主持并带领博士和硕士生进行各级科研课题研究。实用新型专利2项。2003年,获全国优秀水产出版资料三等奖;1995年,获辽宁省科技进步三等奖;1996-2000年获大连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1986年,刚刚从大连水产学院(现大连海洋大学)毕业的姜大为发现,市场上以前要凭票供应的鱼虾,开始不需要那张“副食供应证”了。这意味着,大连市民吃鱼这件事,不需要再受次数和数量的限制。“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变化,背后是计划经济对水产业的控制在逐渐减弱。”如今已经是大连市水产研究所所长的姜大为,在回望几十年前的那段岁月时,仍有着极为清晰的记忆。

    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开始,在水产这个领域,姜大为工作了32个年头。他亲身见证了大连水产从单一的浮筏养殖海带和近海渔业捕捞为主,到被改革开放激发了热情之后的大开发和大飞跃,甚至在很多领域引领了全国水产业的激荡前行。而这背后,也凝聚了大连水产科技领域几代人的不懈努力。

    守着大海买海鲜也要凭证的时代

    说起“副食供应证”,很多老大连人可能至今家中仍珍藏着那个早已发黄的小册子。的确,计划经济时代,大连家庭里有几个至关重要的小册子,“商品供应证”、“副食供应证”、“粮食供应证”,在那个吃穿用商品基本要靠计划划拨的年代,这些小册子,都关系着每个老百姓家里能不能买到所需。别看大连是个海滨城市,盛产各种海珍品,但是在市场上买海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姜大为的记忆里,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家里到合作社买鱼买虾,售货员还要在“副食供应证”划个记号,如果那个小册子上规定的次数用完了,就意味着,规定的时间内,就没有资格再买了。

    “现在的年轻人听说这样的事情会觉得不可思议,大连就是一座守着海的城市,为什么买海鲜还要凭证?”姜大为说,其实,这背后有很多鲜明的时代印记。“改革开放之前,大连水产基本上单一的浮筏养殖海带,还有近海渔业捕捞为主。”姜大为说,现在市场上各种养殖鱼类品种丰富,但是在当时,鱼类养殖基本上是一篇空白的。近海渔业捕捞数量有限,同时也有资源保护的需求,所以供给上看基本上是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只能通过计划划拨调配的方式,来实现供应。

    而这种局面,随着1978年改革开放,以及一系列优惠政策的出台,而快速得到改变。“改革开放就像是一针强心剂,众多水产从业者沉寂已久的热情被激发,从养殖品种尝试、养殖模式开发到渔船建设和渔业捕捞技术,以及水产品的国内国际贸易,大连水产业在改革开放的上世纪80年代初期就进入了全方位的大开发阶段,”姜大为告诉记者,这个阶段的典型特征是大量科研试验的开展和科技成果的涌现,仅大连市水产研究所在这一时期发表的科研论文就有数十篇之多,获得各级科技奖项和表彰数十次,其他各类大学、科研院所的成果也有相当大的增长。

    养殖技术和规模的迅速提升,也快速丰富了大连水产业的供应品种和能力,这也是那本“副食供应证”得以消失的原因。

    “北鲍南养”,大连改写中国水产格局

    在姜大为和他的同事们眼中,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全方位大开发阶段之后,大连水产业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后期,进入了一个快速的大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典型特征就是社会资本的涌入和规模化龙头企业的形成。姜大为说,那个时候,他还不在水产研究所供职,但是当时的老所长——被誉为中国“鲍鱼之父”的赵洪恩和他带领水产研究所科研团队已经开始研究大连的特产皱纹盘鲍人工育苗技术,并取得了巨大突破。“从1984年到1987年,皱纹盘鲍的单位面积出苗量达到每平方米6000-7000枚,出苗总量达到800万枚以上,这样的出苗率,即便在现在,也是非常高的水平。”但是随之出现的一个问题,也是当年快速进步的大连水产技术领域普遍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技术创新之后,繁育出的大量苗种卖不出去。姜大为说,当年的鲍鱼养殖,还远未像今天这般发达,人们对鲍鱼的认知,大多还停留在野生的阶段。皱纹盘鲍没有形成基本的养殖规模,自然消化不了那么多苗种。这也逼着这家科研院所自己展开了一个市场化的过程——水产研究所在自有海域开展规模化的皱纹盘鲍浮筏养殖和海底底播增殖,又在1989年引入了银行资本,组建了陆地养鲍场,后来又组建了加工厂,开创了干鲍、鲍鱼罐头加工等加工产品……
    
    在这个大发展的阶段里,除了皱纹盘鲍,中国对虾养殖、刺参池塘养殖、海湾扇贝、栉孔扇贝、牡蛎和海胆等品种的浮筏养殖,以及虾夷扇贝的底播增殖、红鳍东方鲀网箱养殖、牙鲆及大菱鲆工厂化养殖……大连水产业多个海珍品养殖技术,都呈现出了规模化的发展。

    “而随之而来的,是产业资本的大踏步跟进。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的头十年,也是大连水产业改革开放之后发展的第三个阶段。随着技术的不断更新和市场的不断变化,大连水产行业资源也不断向着优势品种和优势产业汇集,进而进入了更高效、更集约的方式发展。”在姜大为看来,獐子岛、棒棰岛等大连众多优秀的水产企业都是在这一阶段完成了化羽成蝶的蜕变,逐渐成为中国水产行业的巨头。

    日后改变整个中国鲍鱼产业的格局的“北鲍南养”技术,就是诞生在这个阶段。皱纹盘鲍人工育苗技术被攻克之后,大连水产业的科研团队、龙头企业开始尝试“北鲍南养”,即在冬季把皱纹盘鲍送到福建莆田附近的海域养殖,夏天再接回大连海域。借助福建海域冬季相对较高的水温,这项技术大大提升了鲍鱼的生长速度。

    但很多人没有预见到的是,由于“北鲍南养”技术的推广,福建大规模养殖鲍鱼之后的成本也大幅降低,2003年以后,越来越多的大连鲍鱼网箱及浮筏等养殖转移到了福建。从此,福建的鲍鱼养殖冬天甚至不需要再运回北方就直接销售。此前,国内鲍鱼产量总计只有数千吨,而去年,这个数字已经达到14万吨,其中福建鲍鱼占比已经超过80%;现在业界统一的共识是,福建鲍鱼产量已经以十万吨计。这只行动半径只有几十米的鲍鱼,从原来只能在大连山东的海域内生长,现在已经在南方海域形成了巨大的规模。

    技术员年薪百万,十几年前就不是新闻了

    民营资本的快速跟进,是姜大为对21世纪之初大连水产业发展最深刻的印象。“海参池塘养殖技术的快速发展,让大连海参产业迅速壮大,”姜大为记得,从2000年开始,大连海参养殖就开始不断大规模出现。到2003年、2004年,海参养殖投资进入高潮。那个时候民间甚至有个流传甚广的玩笑是,如果在大连农村一些沿海区域,见到有大型的土石方施工车辆,多半是在建参池。很多上世纪90年代因为病害而废弃的养虾池,一下子都成了资本眼中的宝贝,纷纷重新改造用来养殖海参。

    海参和鲍鱼市场需求的快速放大,养殖产业利润的可观,让大连海参和鲍鱼迅速走出大连。福建各地沿海养殖鲍鱼,海参更是在营口、锦州甚至河北、浙江、广西等地大规模养殖。“21世纪初,大连几家龙头水产企业就有了年薪百万的技术人员,”姜大为告诉记者,快速扩容的产业资本不差钱,面对市场的快速增长,他们缺的是切切实实的技术,因此,在那个很多人工资刚刚迈入千元门槛的时代,大连水产业的技术人员就堪称“金领”了。虽然年薪百万只是个别大企业的技术总监或者高级工程师,但是,异地鲍鱼、海参等产业增养殖对大连相关产业的育苗、养殖技术人员需求量巨大,他们甚至不惜重金到大连水产业“抢人”。当年,福建宁德、连江、霞浦、莆田、东山、厦门和广东等区域,集中着大量大连鲍鱼技术人才,“福建今天能成为中国鲍鱼产业基地,大连技术人才功不可没,”姜大为说,从这个角度上说,大连本土的大型企业,只有用更高的薪金,才能留住高端人才。

    “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大连为全国各地的鲍鱼、海参养殖产业输出了大量技术人才,年薪四五十万元,对于这些大连水产技术人员来说,并不是一个很高的薪金标准。”姜大为透露,甚至,在韩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家,也有着大连鲍鱼技术人才的身影。

    “北鲍北养”不是简单的回归

    姜大为认为,进入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大连水产行业正在进入多元化发展的阶段。跨行业技术引进和多元化产业融合,是这一阶段的典型特征。“随着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等先进科技的应用引进,大连水产业的生产方式正在发生深刻改变。”

    在他看来,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科技进步为大连的水产业高效化、集约化发展持续不断地注入动力,除了大连市水产研究所的皱纹盘鲍技术,辽宁省海洋水产科学院的扇贝、刺参,大连海洋大学的杂色蛤、红鳍东方鲀等研究相继获得国家级科技大奖,“大连鲍鱼”、“大连海参”等大连海鲜传扬全国,同时也将大连水产行业发展推向了新的高度。

    而在目前看来,面对全国范围内在鲍鱼、海参等领域内与大连的竞争,面对如何与四十年来的发展做提升的话题,“大连水产业更应该专注于自己的特色,”姜大为认为,如果说此前大连水产业的发展在向规模要效益,现在,这个产业到了要向特色和品质要将来的时代了。“比如我们目前正在尝试,把冬天送到南方养殖的鲍鱼再接回来,用温度相对较高的地下海水进行工厂化养殖,”姜大为向记者透露,皱纹盘鲍的原产地是大连,大连海域有着鲍鱼生长独特的饵料、环境,这里出产的鲍鱼也非常优质,相比南方生长期短的鲍鱼,价格有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差距。这种“北鲍北养”的思路,就是要利用大连本身的优势资源,把自己的海珍品特色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再比如,大连海域盛产黄条鰤,这种非常受钓鱼发烧友和料理市场推崇的特色鱼类,目前大连也有相关企业和科研院所正在合作研发养殖,“把别人有的做精,把别人没有的做足,这或许是未来大连水产业一个重要的发展思路。”

    记者孙霞 摄影记者雪林
  • 我要收藏~
  • 参与评论~

本站新闻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如果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而不填写内容原始出处的网络媒体和新闻媒体,我们将对您的侵权行为保留起诉权,产生的任何法律纠纷和法律责任后果请自负,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也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

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新闻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新闻内容原始出处,中国海洋食品网(www.oeofo.com)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hai@oeofo.com。

0条 [相关评论]  
48小时热点图文
顶部 帮助 世界渔市APP 底部
请扫码下载世界渔市APP
友情链接:51498   60632   29345   56268   16061   17958   91435   18868   4239   46823   905   17451   26534   40600   42765   38031   45578   3151   96265   41261